1. 首页
  2. 如何养猪
  3. 浪荡受bl高肉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动着我要

浪荡受bl高肉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动着我要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张瑶惊慌失措,拼命的阻止压上来的陈风,可当她看到陈风那通红的双目时,手却忍不住一抖。

  就如同苏醒的恶魔一般,令张瑶心生恐惧……

  温暖的水流包裹着两人的身体,水花溅shè了一地。

 

 一只手强横地将张瑶搂到怀里,然后低下头疯狂地索吻,粗暴地吸吮着那娇嫩的红唇。

 张瑶心中又羞又怒,自己竟然被陈风强吻了,而且还如此粗暴,揉的她双峰胀痛。

  可陈风的力气很大,搂的她死死的,根本无法挣脱开来。

  那疯狂的吻更是让张瑶避无可避,只能无力地传出细微的呜咽声,无力的双手根本推不开身上压着的人。

  她本来就还有些醉意,又被陈风彻底压制了,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瘫软无力。

  慢慢的,她的挣扎越来越小,身子无力地瘫软着,双目迷离,红唇中的小舌甚至开始主动迎合陈风的索取。

  直到亲吻的喘不过气,陈风才松开了张瑶。

  那原本嫩色的唇瓣已经被彻底亲吻成了诱人的红色,还沾着晶亮的水渍。

      张瑶就连声音都无力了,软软糯糯的,说狠话也全无威慑感。

  陈风充耳不闻,一手依旧在那双峰上揉捏,时不时双指搓弄着那翘立的ru尖,另一手则朝温热的水下探去。

  清澈见底的水,能看见张瑶那诱人的身段,和那腿中间,无比吸引人的一抹黑色。

  张瑶还想说几句狠话,突然感觉私处被一只火热的大手罩住了,忍不住娇躯一颤。

  接着,那只大手竟然放肆地揉弄起来,有力的手指时不时地略过两边的……,最后突然深深地探了进去。

“陈风,你放了我好不好,我知道错了,我是你姐姐,你不能这样对我……”

  刚刚说完,陈风手指狠狠地一抠,顿时惹得张瑶发出一声娇吟,白皙的脖颈瞬间通红。

    “我是为了你好,听姐姐的话好不好,快拿出来,啊……”

    “你就放心吧,我会让你很爽的,我的好姐姐……”

  陈风的笑容看起来有些残忍,他此时无比享受这种掌控张瑶的感觉,甚至想要彻彻底底地征服她。

  陈风的手指依旧在在蜜xué里面进进出出,每一次退出都会带出些许粉色的嫩rou,带着水流发出阵阵悦耳的声响。

  张瑶嘴里不住地求饶道“不要……啊,不要弄了陈风,你快放了我……”

  嘴里说着不要,但是她却感觉自己的身体滚烫无比,甚至隐约间期待着陈风的侵犯。

  这让张瑶感到一阵罪恶和羞耻,自己的身体怎么能起感觉呢。

就在张瑶意乱情迷时,陈风已经脱了自己的衣服,重新压上了张瑶的身体,拉着她的小手触碰到了胯下的那一条巨龙。

  陈风嘴角勾起,放肆地笑问道。

  陈风的话让张瑶羞愤无比,手却忍不住轻轻握了一下,一只手居然无法完全握住。

    她望着陈风硕大老二的眼神也火热起来。

  张瑶全身无力,只能任由陈风摆弄,羞的张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听从了命令。

 白净的娇躯在不住地轻微颤抖着,陈风挺着那青筋凸起的巨龙站在张瑶的身后,目不转睛地望着那粉嫩的蜜xué。

 陈风被张瑶扭得浑身触电,起身扶着张芸的纤腰,便要齐根没入,而张瑶也做好了准备,玉手撑着浴缸,等待着陈风即将到来的冲击。

  可就在此时,客厅外面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二人猛地从状态中清醒过来,张瑶羞恼,一把推开了背后的陈风。

  而此时门外,陈龙和美艳的张芸,一脸焦急。

      这可把二人给急坏了,马不停蹄的往家里赶,生怕平时不对付的张瑶姐弟二人在家里打起来,毕竟张芸可知道自己这个女儿,一喝醉酒就喜欢大哭大闹,陈风见不惯,也是正常。

  开门的是陈风,穿着睡衣裤头发乱糟糟,一看就是睡觉被吵醒的样子。

  “陈风?你姐张瑶呢?你两在家干啥呢,半天才开门,之前你两是不是打架了,你姐打电话怎么突然又挂了,再打又关机。”陈龙瞪了陈风一样,瓮声瓮气道。

  “谁跟那女的打架了,我刚睡觉呢。哪儿有空跟她嚷嚷,你们不是要去唱歌吗,怎么回来了。”陈风被劈头盖脸的一阵骂,也没好脸色,转身就朝自己房间走。

  “你姐打通电话又挂了,我跟你妈还以为你俩打架了,能不赶回来吗?”陈龙冷哼一声,自己换了鞋子,又扶着老婆张芸换拖鞋。

  “我可没兴趣跟一个醉鬼打架,还是女的。”陈风说着摔上了门。

  “小风等等……谢谢老公。”

  张芸换好拖鞋,想跟陈风道歉,却见陈风已经回了房间摔上了门,便来到女儿张瑶的门口,轻轻敲门。

  敲了半响,里面都没动静,张芸心急的看着陈龙,“老公。”

  “没事,我来。”陈龙对着妻子笑了笑,上前敲门,又扯着嗓子问,瑶瑶睡着了没有?

  “洗澡呢,刚刚打电话想让你们明早带早饭回来,结果手机掉水里了,没事儿了。”

  得到回复的陈龙夫妻,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却也没有再出门的想法,双双回了房间。

  而隔壁陈风的房间里,陈风听见二人终于消停回了房间,腿软得瘫坐在了地上。幸好他动手之前留了一手把大门给关了,要不然夫妻二人直接进来,还不得当场撞见他干张瑶的场面。

  以陈风对张瑶女人的认识,如果被撞破,她绝对会又哭又闹求救,说是陈风强jiān她,届时,他不仅会挨揍,估计以后连这家门都回不了。

  “真特么惊险。”陈风心有余悸,缓了口劲,这才爬上了床。

  可刚上床,陈风微信却弹出消息,是张瑶发来的。

  “现在立刻马上,滚到我房间来。”

  “干嘛?”

  “少废话,要是不想陈叔和我妈知道你强jiān我的事情,就麻溜滚过来。”

  陈风见状忍不住回了个草,“少来,我特么没chā进去。”

  “呵呵。”

  见到张瑶的呵呵,陈风心里却打起鼓来,咬了咬牙,去了张瑶房间。

  张瑶正在浴室用吹风吹头发,陈风瞧去,目光顿时又火热起来。

  张芸身上没穿衣服,就裹了件白色的浴巾,浴巾看看遮住重要部位,香肩毕露,两根修长笔直的玉腿也是整个暴露在空气中,陈风都不用想,这女人肯定没有穿内裤。

  陈风裤裆又扎起了帐篷,想冲过去从背后搂住张瑶,直接开干。

  “看看看,没见过女人还是怎样?”张瑶关了吹风,迈着两条玉腿朝陈风走了过来,换腿间,陈风能瞥见腿根的些许粉嫩。

  “女人见过,没见过你这么sāo的。”陈风毫不留情的还击,心中打鼓,不知道张瑶要闹什么幺蛾子。

  “你……老娘不跟你一般见识。”

  张瑶瞪了陈风一样,瞥见乘陈风裤裆处高高扎起的帐篷,不禁脸蛋一热,回想起浴室中激情的一幕,下面竟然又有了湿润的感觉。

 说吧,今天的事情你想怎么解决。”

  张瑶一边说着,一边坐到床沿涂脚趾甲,而陈风的位置,正好能看到张瑶的桃源禁地,顿时直吞口水。

  “怎么哑巴了,之前不是挺能的吗?陈风,你说要是被你爸知道你强jiān我的事情,你说会不会给你把腿打断啊。”

 陈风呼吸愈发滚烫,也被张瑶成功威胁,害怕得要死,可他就是见不惯张瑶这副颐指气使的嘴脸。

  “你放屁。”

  张瑶被呛的小脸通红,xiong脯剧烈起伏,又气又紧张,因为陈风说中了她的心思。

  她jiāo过不少男朋友,可从来没有碰到过陈风尺寸这么大的,之前在浴室中,她一感受到陈风的尺寸身体就想要得不行,如果没被打断,她今晚可得好好感受一下被那么大的尺寸弄是什么感觉。

  本来她发消息让陈风过来,也是想半推半就,成全陈风的,可没想到陈风这么气人。

  “脸色yin晴不定的,看来是被我说中了,sāo货。”

  “滚滚滚,赶紧滚,现在立刻马上,滚出我的房间。”张瑶气得牙yǎngyǎng,起身便把陈风往外推,可这时候身上的浴巾却散了,飘然落地。

  陈风见状一愣,望着尽在咫尺的两团饱满坚挺,和不堪一握的柳腰,以及下面黑色的丛林,顿时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张瑶搂在怀里,含住了红润的檀口。

  “呜呜……”

  张瑶下意识的推搡陈风,可陈风哪会儿给她机会,一把抱起张瑶就扔在床上,扑了上去。陈风双手抓住张瑶xiong前的两团饱满峰峦揉捏着形状,见那漏出来的粉嫩蓓蕾,张嘴便咬住,舌头在上面打转。

  “嗯咛……”

      陈风舌头慢慢往下,掠过平坦的小腹,纷乱的杂草,一口含住了张瑶腿间的娇嫩。

  起身脱了裤子,陈风摸索着将张瑶的两条腿扛到肩上,扶着老二找到那温润的蜜洞口,便往里面挺进。

  紧致温润又湿滑,爽得陈风魂飞天外,慢慢进入,直到整个老二被张瑶的蜜xué包裹。

  这种舒服的感觉,让陈风忍不住俯身亲吻张瑶。

  “我开始了。”

陈风感觉到了蜜xué里仿佛有润滑剂涂满了一样,湿滑无比,下身顺利的长驱直入。

身下的张瑶在陈风进入的瞬间,也感觉到了蜜xué处被深深地填满,那种满足感难以言喻,但是陈风的老二未免也太硕大了,实在是忍不住了,她发出一声长长的shēnyin声,俏脸通红。

陈风清晰地感觉到了下身老二被张瑶紧致而又温润的蜜xué包裹着,那灵动的小嘴好像是有灵魂一样,那蚀骨销魂的感觉,爽的他差点就直接缴械投降喷shè出来了。

  他咬了咬牙,心里对自己千叮咛万嘱咐。

     现在还没能把这个女人搞的投降,自己不能先输掉,一定要征服她。

  陈风虽是异常难受,但是忍住了总归是好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