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如何养猪
  3. 小妖精抬起臀嗯啊~农村那些风流韵事

小妖精抬起臀嗯啊~农村那些风流韵事

 当她的手一把握住那处的时候,老张倒吸一口气。

  他刚刚本来就已经被白雪儿诱惑到了极点,那股邪火迟迟没有得到发 泄,杨慧兰的技术好得很,三两下,就把他弄得欲仙欲死。

  “妹子,你不是病了吗,老哥给你看看病状。”

  老张不是精虫上脑的人,如果这妞儿只是单纯的想找自己解决生理需求,那他肯定很乐意帮忙,这妞儿是想让自己负责的,要是自己提上裤子不认人,传出去的话岂不是臭名远昭

 

  “对,就是这儿,你看,都起了一个红点了,好痒好难受呢。”

  杨慧兰又把衣服拉开了一些,好让自己那硕大的柔软能够完全暴露出来,为了方便,她今天根本没穿内衣。

  抓到手的瞬间,老张差点窒息了。

  软弹滑嫩,一只手根本覆盖不住。

  “妹子,你别这样。”

  在杨慧兰如此主动下,老张还是本能的抓揉了两下。

  “嗯哼……”

  很久没有被男人碰过,感受到老张粗糙的大手,杨慧兰呼吸急促起来,扭动着性感的腰肢,娇媚的看着老张。

  “张大哥,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想要得很呢,都这么硬了,人家伺候你好不好”

  说完,她就缓缓蹲下身,对着老张那处吹了口热气。

  看着杨慧兰那红嘟嘟的嘴唇和那张风情万种的脸蛋儿,老张的反应更强了几分。

  杨慧兰愣了一下,没想到又大了,自己可是好久没做过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这儿,她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两抹红霞,竟露出了少有的小女儿姿态,紧接着,她放到老张的裤带处,往下一拉,裤子直接就褪到了膝盖弯,而里面薄薄的内裤,此刻高高撑起,那处的轮廓十分明显。

  “好粗呀。”

  杨慧兰抿了抿嘴唇,慢慢凑了过去。

  可能是因为欲望的驱使,老张这一次没有拒绝,他也想好好释放一次,虽然还隔着裤子,可杨慧兰那性感的小舌头,依然让他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舒爽。

  杨慧兰抬头含情脉脉的看着老张那享受的表情,好像受到了鼓舞,更加卖力起来,而老总从上往下看到杨慧兰那硕大的柔软和妩媚的表情,更加激动。

  “张大哥,舒服吗”

  老张喘着粗气,很想把自己那处塞进这个骚货的小嘴里,可他不能主动,只能被动才行。

  不过他还是本能的挺着腰身,想让自己那处和杨慧兰更加紧密的接触,杨慧兰见状,知道这老家伙是想要了,只是在装而已。

  想了想,她直接站起身,双手抱住老张的脖子,娇媚道:“你要是想要了,晚上就来我家,妹子给你留门儿。”

  说完,她转身就走。

  离开老张家后,她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之前虽然每一次她都勾引过老张,可尺度一直都不大,最多都是在言语上,今天付出了行动,让她觉得很害臊。

  她就不相信,凭借她的魅力,还勾引不了一个五十岁的老头。

  老张傻眼了,这妞儿什么情况把自己的火撩起来就走。

  这算是以退为进,欲擒故纵吗

  看着自己那高高耸立的帐篷,老张简直欲哭无泪,要不是杨慧兰这该死的女人,恐怕雪儿早就给自己弄出来了吧

  想到白雪儿那充满青春气息的娇躯,邪火攻心的他舔了舔嘴唇,竟鬼使神差的出了门,朝隔壁走去。

  进了院子后,正好瞧见白雪儿双手托腮在发呆。

  自从回来后,白雪儿就一直在回味刚刚那舒爽,更在思考男人那玩意儿摸起来到底会是什么感觉,要不是兰姨突然出现,或许自己已经体会到了吧

  “雪儿,你姥姥在家吗”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白雪儿像受了惊的兔子似的从椅子上跳起来,胸前那一对不由自主颤动两下。

  老张怔住了,这妮子,在想什么呢,能吓成这样。

  看到老张,白雪儿白嫩的脸蛋儿瞬间变得羞红,“张大爷啊,姥姥不在家,你找她有什么事吗”

  一听不在家,老张满脸欣喜,“大爷不是找你姥姥的,是来找你的。”

  说着,他的眼睛直勾勾的在白雪儿身上打量。

  这会儿白雪儿已经换了身衣服,上身是一件小衬衣,类似于校服那种,下身是一条黑色紧身裤,紧紧包裹住两条美腿。

  他好像透过衣服,看到了白雪儿那粉嫩的地方和雪白的柔软。

  咕噜……

  还是年轻女孩对自己诱惑更大啊!

  “张大爷,你找我有事吗”

  面对老张直勾勾的眼神,白雪儿竟然没有了之前的羞涩,反倒是觉得被这样看着,好像挺舒服的。

  老张缓过神来,干咳两声。

  “也没啥,我就是想来问问你,现在好些了没有你这个毒,不是一次就能排除的。”

  “啊那得多少次才能排除啊”白雪儿又被吓住了。

  老张脸色一正,“这个不一定,得根据恢复情况来看,到时候大爷给你复查才能知道。”

  听到要复查,白雪儿心里突然生出一丝莫名的期待。

  她那希冀的目光,正好看到老张还撑起来的帐篷上,好奇心严重的她,下意识问了句。

  “张大爷,你也擦完药了吧”

  机会来了!

  老张等的就是这个问题,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

  “完了,大爷刚给你兰姨治病,把这事儿给忘了,现在时间怕是来不及了,不行,我……我没力气了。”

  说完,他就扶着额头,装作要摔倒的样子。

  白雪儿见状,赶紧跑过来扶住他,都感吓哭了。

  “张大爷,您没事吧我,我扶您进屋,雪儿有药。”

 闻着少女身上的芳香,老张深呼吸两口气,想要把那香味全都吸进鼻子里,而他的手,也似有似无的抓在白雪儿的臀部。

  此刻的白雪儿压根没有注意到老张的举动,单纯善良的她,只担心张大爷会中毒身亡。

  到了屋里后,白雪儿赶紧把药拿过来,带着哭腔道:“张大爷,雪儿这就给你擦药,你一定要坚持住,不要有事啊。”

  老张心里乐得不行,表面却装作病恹恹的。

  “雪,雪儿咳咳,你不要担心,现在还来得及。”

  白雪儿一听,赶紧脱掉老张的裤子,看到那硕大无比的玩意儿,她现在也顾不得好奇心,赶紧抹上药粉就往上面擦。

  当她柔嫩的小手碰到那处的时候,老张爽得哆嗦了一下,随着她手掌的摩擦,老张屏住呼吸,享受那青涩的动作带来的快 感。

  “张大爷,你这儿好烫啊,是不是病毒严重的原因啊”白雪儿皱着眉头说道。

  老张点点头,“对,现在唯一的办法,是把毒素赶紧排出来一部分,雪儿,你用手握住,上下套弄,这样效果更好。”

  白雪儿楞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弄,但她还是按照老张的吩咐,握住了那处,尝试性的套弄了一下。

  “张大爷,是这样吗”

  老张的脑海已经全被邪火给占据了,他浑身血脉膨胀,因为太过激动导致充血变得通红。

  “雪儿,就是这样,你再感一些。”

  白雪儿嘟了嘟嘴卖力的套弄起来,可感受到手心里那滚烫的东西,她发现自己好像又毒发了。

  怎么又开始痒了好难受啊!

  白雪儿夹了夹腿,双腿下意识摩擦着,好像这样的动作,能让她觉得舒服一些。

  老张察觉到白雪儿的变化,知道这妮子又有反应了,看来还真是个欲望强烈的少女,是个大宝藏啊!

  通过衬衣扣子,还能清晰的看到白雪儿胸前呼之欲出的柔软,这要是能用那幽深的沟壑给自己夹着,说不定更爽。

  想到这儿,他打起了坏主意。

  “雪儿,这样的方法已经不行了,大爷还有个主意。”

  “什么主意啊”白雪儿天真道。

  老张指了指她的两片柔软,“你这个地方之前不是也被毒气上涌过吗,只要你用这个地方夹住我中毒的地方,以毒攻毒,效果比手擦药更好。”

  白雪儿有些诧异,张大爷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那好,我这就帮你。”她迅速解开衣服扣子,露出里面白花花的一片和一件卡通内衣。

  白雪儿俯下身子,那雪白的两片落下,很感就压在了老张那滚烫的部位,接触的瞬间,老张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看着少女一脸天真无邪的模样,却做着这种浪荡的行为,对于他来说,无疑是最大的刺激。

  如果把一个清纯少女,调教成一个饥渴欲女,应该很有成就感吧

  想到这儿,他挺了挺身子,声音沙哑道:“雪儿,这样不够,得把内衣脱掉。”

 听到这话,白雪儿有些纠结,可看到老张难受的样子,她最终还是缓缓解开了内衣,当那一对饱满彻底跳出来的时候,老张沦陷了。

  白雪儿脸蛋儿红扑扑的,有些不敢看老张的眼睛,可当自己的柔软触碰到老张那处后,她觉得非常刺激。

  本来她刚刚觉得又毒发了,这么一夹着,自己好像舒服多了。

  “张大爷,您不愧是老中医,以毒攻毒的方法真好,雪儿现在都感觉舒服多了。”

  白雪儿双手托住自己的柔软,紧紧包裹住老张那处,老张下意识的耸动着,他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没想到第一次,却是一个少女给自己这么弄。

  “嗯哼……”

  情不自禁的,白雪儿又发出了令她自己都觉得羞耻的呻吟。

  只是在大脑慢慢缺氧的情况下,她已经不在乎了,刚刚回味的那种感觉,似乎又在一点点回来了。

  “雪儿,你现在痒不痒”老张问道。

  白雪儿下意识点了点头,“好痒,张大爷,我这是又毒发了吗”

  “这是正常反应,这个毒也不是短时间能解的,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有张大爷在,肯定不会让你有事的。”老张温柔的白雪儿。

  他摸了摸白雪儿的黑长直的头发,然后往下,抓在那饱满的部位,轻轻一捏,白雪儿浑身颤抖起来,随着她身体的颤抖,那一夹一夹的感觉,差点就让老张释放了。

  和一个年轻的少女做这种事情,心理上的刺激,远远大于生理上,老张一时间把持不住,也是很正常的。

  “张大爷,现在应该可以了吧”

  白雪儿眼巴巴的看了看老张,她实在不想继续弄了,因为她发现,只要和张大爷亲密接触,自己的毒就会越来越严重,难受得心里就像鬼抓一样。

  “感了,就感了,雪儿,你对着张大爷中毒的地方伸舌头。”老张呼吸急促道。

  白雪儿楞了一下,解毒还得伸舌头吗

  虽然疑惑,但她还是照做了,伸出鲜红的小舌头。

  老张趁着这个机会,猛地挺身,那处直直的抵在白雪儿的舌头上,下一秒,他身体骤然紧绷,紧接着一阵哆嗦。

  “咳咳,张大爷,毒终于排出来了,好多啊!”白雪儿赶紧站起身,用手擦了擦脸上和胸上的毒素,皱着鼻子嗅了嗅,“怎么气味有些怪怪的呀”

  “是毒素嘛,气味肯定会很奇怪的。”

  老张喘着粗气,看着脸上还挂着自己液体的白雪儿,恬不知耻的笑了笑,从兜里掏出纸巾递给白雪儿。

  “雪儿,大爷现在浑身无力,你帮我擦干净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