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如何养猪
  3. 学长我们去宿舍做~乖乖痛一下就好了

学长我们去宿舍做~乖乖痛一下就好了

第二天,江小鱼给两个小朋友补习完后,就被许怀文拉着说也要给他补习,她原以为就在小彦家,却被他带到一所装修精致的单身公寓。

  房间里装修得虽然精致,但是东西却不多,而且收拾得井井有条,跟她想象的男生住所有点不一样,她有点好奇地开口:“你一个人住吗?”

 

  许怀文点了点头,“阿姨有时候会来给我做饭收拾房间。”

  “那你爸妈呢?”

  他勾了勾唇,声音很淡,“他们忙着呢。”

  见他一副兴致缺缺的神情,她也不好再多问,走到沙发上坐下,从书包里掏出来一叠书,全是辅导教材,小姑娘慎重其事地将这些书一一摊在茶几上,又推了推鼻头的眼镜,“我可不可以看看你之前考试的试卷?”语文的确不怎么好补习,但是看了试卷,就能有针对性地练习了吧!

  许怀文见她一副认真的模样,长腿一迈在她身旁坐了下来,嘴角带了丝笑意,“我上次考试语文可是考的零分,你忘了么?江老师。”

  一声江老师成功地让江小鱼的脸红了个透,她掩饰般地干笑了两声,问他:“那你想怎样?”其实她想问的是,你想怎么补习。

  许怀文望着眼前的小姑娘脸红得像个熟透了的苹果,心情忽然好了起来。他想怎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叫她来补习当然只是个借口,他只是……不想一个人。

  伸手捏了捏她红扑扑的脸,不再逗她,笑道:“你自己先学习,桌上的水果随便吃,吃完冰箱里还有,我先补个觉,头昏。”说完起身去了卧室。她呆呆地愣在原地,不是说来补习么?怎么他跑去睡觉了?

  既然不要她补习,江小鱼索性自己温习起功课来,她一进入学习状态,注意力就很集中,直到肚子咕咕叫了起来,才想起去看时间。这么晚了?他还在睡觉,不饿吗?坐在原地等了几分钟,肚子继续抗议,她犹豫地站起身,望向卧室门口,要叫他吗?

  挣扎了几秒,最终她还是放下书走到卧室门口,门是虚掩着的,轻轻一推就开了,房间里的布置是清一色的冷色系,窗帘并没有拉上,初秋的太阳光温柔地洒了满地。

  手长脚长的少年蜷着身子睡得正酣,墨色的被子被他踢到一旁,额间的发丝有些乱,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少年感,平日里醒着的时候,那双幽黑的眼眸总是让人捉摸不透,过于老成。

  江小鱼摄手摄脚地站在门边看了他一会儿,注意到他脸上有不正常的潮红,想起他刚刚说头昏,难道是感冒了?她走进床边探了探他的额头,滚烫的触觉让她心里一惊,他发烧了,这可怎么办!

  她摇了摇依然昏睡着的许怀文,想叫他起床去看医生,可是他低低哼了一声翻个身又睡着。想起自己之前感冒的时候妈妈用冷毛巾给自己敷额头,她跑到洗手间打了半盆水,拿了毛巾给他敷上。

  额头上的冰凉让许怀文混沌的大脑清明了些许,他挣扎着坐起身,床边坐着的小姑娘担忧的眼神让他勾了勾嘴角。

  “放心吧,死不了,去给我倒杯水来,客厅茶几里有退烧药。”

  江小鱼点了点头,按他的吩咐给他倒了水拿了药,看着他服下,紧揪的心才放下来一点。“真的不用去看医生吗?你的额头还是很烫。”边说边伸手过去探他额头。

  许怀文闭着眼睛感受着她微凉的双手,懒懒地开口:“冰箱里有食材,你做顿饭给我吃就好了。”做饭对江小鱼来说算不了难事,她嗯了一声,打算转身,许怀文却猛地拉住她想抽回的手,她失衡地扑倒在他身上。

  他身上的体温很高,呼出的热气喷在她脸上,她慌得不敢乱动。

  少年依然闭着眼,懒洋洋地开口道:“亲一口再走。”说完将自己的脸侧向她。江小鱼抵住他胸口,只愣愣地看着他,却不敢往前。见她毫无动静,少年索性一把将她困在怀里,耍赖道:“不亲不许走。”

感受到他身上滚烫的体温,江小鱼还是软了心,红着脸,快速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小声道:“可以了吧!”许怀文想说还不够,只可惜自己现在力不从心,刚刚这么拉她一下,其实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这会儿浑身软绵绵的,根本没有力气欺负她,眯着眼点了点头,继续昏昏沉沉地睡觉。

 江小鱼打开冰箱,发现里面的食材竟然不少,鸡蛋,面条,虾,肉都有,应该是他之前说的阿姨备下的吧,当然,里面更多的,是--矿泉水。她简单选了几样东西,决定给自己下碗面条,给他煮点粥。厨房里被收拾得很整齐,江小鱼打量了一番后,开始清洗食材,细细地水流温和地划过指尖,然而心却始终无法安静下来。

  明明一直想跟他保持距离,可是他却霸道地逼着自己不得不面对他。毫无疑问,许怀文这样的男生,对任何女生都有致命的吸引力。外形出众,家境优渥,虽然学习成绩波动巨大,但是只要他想,年级第一也能是他的。这么优秀的男生,为什么会跟自己牵扯不清呢?

  她想起妈妈时常对她说的话,要提防外面油嘴滑舌的小男生,不要轻易上当。可是,许怀文油嘴滑舌,也不算吧,从头到尾,他好像也没对自己说过什么好听的话。难道?一个可怕念头从江小鱼的脑袋里冒出来---他只是为了,泄欲?虽然她平时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读书,可是也跟她妈妈一起看过不少都市电视剧,电视剧里很多渣男为了情欲什么都做得出来。

  再想想许怀文最近的举动,江小鱼心里越来越乱。如果真的是这样,她该怎么办?

  她满是心事地将粥放到锅里慢炖,又给自己下了碗面条,因为太心不在焉,面条被她煮得差点糊成粥,许怀文还在睡觉,她一个人坐在桌前将一碗难吃的面条吃完,又担心粥也被煮糊,时不时地跑去厨房里看火。

  许怀文睡得很沉,因为药有散热的效果,醒来的时候身上满是腻汗,但是头却没有那么昏沉了。他眯着眼睛坐起身,门外飘来的香味勾得他肚子咕咕直叫,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

  “做的什么?这么香。”

  头顶忽然传来的男声吓得江小鱼拿勺子的手一抖,哐当一声,勺子掉到了地上,好在勺子是不锈钢的,并没有摔坏。她惊吓过度地转过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高大男孩,这人是属猫的吗?为什么走路都没声音。

  许怀文先她一步,将地上的勺子捡了起来,放到一旁,凑近去望了望锅里的粥,挑了挑眉,“你就煮了粥,没别的菜啦?”

  他离得太近,半个身子都靠了过来,这让刚刚已经想清楚他“目的”的江小鱼浑身不自在,僵硬地点了点头,“我看你不舒服,所以想着做点清淡的。”许怀文没有察觉到她异样,大手一揽,随意将她带入怀里,笑道:“那哥哥我今天就吃点素尝尝鲜。”

  “我去给你拿碗。”江小鱼低着头,找了借口就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跑那么快做什么?怕我吃了你么。”少年将她拉了回来,重新困在怀里。小姑娘顺从地没有抵抗,头依然低低地垂着,厚厚地刘海遮住了大半张脸,从他的角度看过去,根本看不清她的神情。

  “抬头看着我。”因为感冒,他的嗓音比平日里要沙哑。江小鱼没有动,头反而垂得更低了。等了半天她还是没有动,少年有点不耐烦了,伸出手将她下巴抬了起来,指尖却触到她脸上的濡湿。他有点惊愕,这小丫头哭什么?

  小姑娘红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望着他,眼泪不断地往外沁,鼻头红彤彤的,看起来实在是委屈。“怎么了这是?谁欺负你了?”

  “……就是刚刚被油烟呛到了。”

  这借口找得真蹩脚,煮个粥哪里有油烟。许怀文有点无奈,伸手替她摘掉眼镜,用指腹轻轻擦掉不断掉下来的眼泪,“真是笨,找个借口都这么烂。”

  他这么温柔,江小鱼心里却更觉得难受了起来,眼泪流的更凶了,许怀文败下阵来,将她搂进怀里,低声哄她:“好好好,不问你了,别哭了,眼睛哭肿了就不好看了。”

  他身上带着淡淡的汗味,却并不难闻,她的情绪渐渐平复了过来。忽然一阵咕噜声响起打破了安静地气氛,江小鱼抬起头来看向他,少年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今天一天还没吃东西呢。”

  江小鱼连忙从他怀里起身,看见他没有穿鞋的脚,心里懊悔了起来,自己怎么就忘了他还是个病人呢。急急忙忙地去给他找碗,盛了一大碗粥递给他。许怀文平日很少喝这些汤汤水水的东西,但是这粥炖得实在香软,加上肚子早就饿了,一口气喝了两大碗才停下来。

  吃饱喝足的他坐在沙发上随意地翻着本书养精蓄锐,而江小鱼则继续拿了课本在温习自己的功课,小姑娘乖巧地伏在书桌上,手上不停地写着,嘴里还时不时地嘟囔出声。原本就只是为了消遣,许怀文的书看得并不认真,翻了几页书后,便忍不住去看那写作业写得起劲的小姑娘,心里忍不住腹诽,学校有这么多功课吗?

  每当遇上难题,江小鱼就会皱着眉头不断地咬笔头,许怀文早就知道她这个习惯,这会儿她手中的笔帽都快被她咬烂了,知道她遇上了难题。

  放下书本起身走了过去,站在她身后看她演算得密密麻麻的草稿纸,伸手拿过她手里的笔在中间一个步骤划了划,“你从这里开始思路就错了。”江小鱼毫不意外地又被他吓得一个哆嗦,她觉得自己最近心脏都不太好了,不过眼睛还是不自觉地去看他划线的地方。

  “这里为什么错了呢?”还是没想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你审题错了……”说完在空白的地方重新给她演算了起来,他讲得很快,思路却很清晰,想了半天的难题迎刃而解,江小鱼一脸崇拜地夸奖他,“你好厉害哦!”

  她张着嘴瞪大眼睛的样子实在可爱,许怀文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圆白的脸颊,一脸坏笑:“哥哥可不只是解题厉害。”

  小姑娘正沉浸在难题得以解开的欢乐里,连他捏自己脸蛋都不介意,根本没意识到他话里藏着的意思,开心道:“我还有道物理题想了很久也没想出来,你能帮我看看吗?”

  许怀文内心正荡漾着呢,这会儿见她扑闪着大眼睛一脸期待地望着他,只好板起脸来正经道:“你拿来我看看。”

  就这样,许怀文给原本要给他辅导学习的“江老师”讲了一下午题,到最后连个吻都没讨到,小姑娘就被她妈妈的电话催了回去。

 许怀文发现,江小鱼似乎理所当然地把自己当成了她的私人教师了,只要自己往她面前一凑,她仿佛就有解不完的难题拿出来,一次两次的倒也还正常,可是她最近拿出来的题目越来越刁钻,仔细研究一番,有些已经是高三的内容,这倒好,他还得去翻翻高三的教材再去给她解答。

  江小鱼又一次将数学习题推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许怀文终于忍不住问她:“你要去参加数学竞赛?”

  江小鱼有点心虚,最近每个周末,替小彦补习完功课后,许怀文总是会找各种借口拉着她去他的公寓。而她自从上次意会到他的“目的”后,便总是想躲着他,倒也真让她躲了几回,可后面许怀文直接上小彦家逮人,坐那儿等着她,去了之后,实在无法,她只好找各种难解的习题转移他的注意力,可是他解题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所以她不得不将各种竞赛题都用上了。

  “没……没有啊,我只是想着,做些竞赛题能够……能够拓宽思路,有助于……考试。”

  许怀文见她结结巴巴的样子差点咬到舌头,挑了挑眉,还真是个不会撒谎的小姑娘。她一双大眼睛眨巴着,诱得他将手中的习题放到一旁,凑近她耳边戏谑道:“我有没有说过,我替你解答的每个题目,都是要有报酬的?”

  热热地气息忽地钻进她耳里,江小鱼红了耳朵,手里的笔几乎都捏不住了,“什……什么报酬?”

  少年伸手将她的脸扭过来面对着自己,一脸坏笑,“一道题一个吻,难题嘛……”他故意拖着音,江小鱼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他提更过分的要求。

  “----一个深吻。”还好还好,小姑娘轻轻吁了口气,紧揪着的心算是放松了些。“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失望啊?”许怀文单手撑着桌子,慵懒着神情侧望着她。“要不……”

  江小鱼听他好像有要改变主意的意思,差点蹦起来,急得伸手去捂他的嘴,“没有没有,我觉得这样很好。”

  许怀文真是太爱看她这副着急的小模样了,伸手捏过贴在自己嘴边软软的手指,拿在手里揉了揉,心情愉悦地拿起刚刚被他放在一旁的竞赛题,“既然这样,那我先把这个题解了,等会儿……咱们再慢、慢、算账?”

  江小鱼被他拉长的尾音唬得一愣,她算是知道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脚了,讪笑一声,“这个题……先不急,我……我自己再思考思考,就……不麻烦你了。”说完伸手去扯他手里的书。

  “看来你是急着想跟我计算报酬了,既然这样----”少年手一挥揽住她的腰,轻轻一提,将小姑娘抱到自己的腿上,凑近她,“---那咱们现在就好好算算?”

  江小鱼脑袋已经混沌一片,呆愣了几秒,反应过来自己是坐在他腿上后,便挣扎着想下去。可是腰被他用力固住,根本动弹不了。

  “难道你刚刚说的话都不算数了?”他坏笑着提醒她。“---如果不算数的话,也可以用别的方式计算报酬的。”

  这样明晃晃地要挟让江小鱼败下阵来,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那这样的话……”少年双目灼灼地看着她,一副等着她的“报酬”的模样。

  小姑娘闭上眼睛,做足了心里建设,终于鼓起勇气凑过去在他嘴上亲了一口,原本是想蜻蜓点水一下,可是他却霸道地压着她的脑袋不让她逃,少年的温热的舌在她唇边耐心地舔着,江小鱼鼻尖全是他周身的气息,嘴唇被他舔得发麻,因为紧张,牙齿反而闭得更紧。

  “张嘴……”许怀文压着她的唇呢喃,他低醇的声音仿佛带有魔力,小姑娘松开紧咬着的牙齿,少年的舌灵活地滑了进去,极尽缠绵地吮着她嘴里的香甜。

  良久,他的呼吸渐渐变得沉重, 舌头也不再温柔,长驱直入在她嘴里深搅,修长的手指挑开她的校服外套,隔着里面的T恤,毫不犹豫地摸上她胸前的鼓胀。小姑娘被他亲得脸红耳赤,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亲了会儿,他嫌她大大的黑框眼镜碍事,腾出一只手来替她摘掉,顺便把她身子放正,小姑娘被他摆弄成双腿分开跨坐在他腿上的姿势,没等她好好喘口气,他的唇又重新覆了上来。

  江小鱼被他又亲又摸的,早就软了身子,心里对这种陌生的感觉却还是害怕的,她伸手抓住他在她胸前作恶的手,想阻止他,这点微弱的力量对许怀文来说算不了什么,可是她一直猫着腰往外拱,让他的手根本不好施展,索性单手将她两只手往后一扣,唔……这样就乖多了。

  他的手渐渐地不再满足于隔着衣裳的揉捏,悄悄钻进她的T恤,温热的大手轻轻抚向她的后背,引得她肌肤一阵颤栗,摸到她后背的内衣扣,拨弄了半天却怎么也解不开,大手不甚耐烦地索性摸到前面,将她一只饱乳从内衣里面剥了出来,小姑娘被他霸道的动作弄得一疼,禁不住轻吟一声。

  手掌终于触碰到她细腻饱满的乳肉,他忍不住低叹一声,细细地揉捏起来,尤其不放过掌心凸出来的那一点,在上面又拨又拈,他得了便宜还卖乖,凑到她耳边问她:“舒不舒服?”

  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被他揉得半眯着眼,嘴里发出难耐地哼哼声,“……好热。”

  “哪里热,嗯?”他哑着嗓音继续问她,手伸向另外一边,照着刚才的样子将另外一只乳儿也剥弄了出来。俩乳间传来的酥麻感让江小鱼的身子几乎坐不住,整个身子软软地伏在许怀文怀里,被他反扣着的手不适地挣了挣。

  “手好酸……”她迷蒙的双眼求饶似地看着他。

  “可以放开,但是你不许乱动,嗯?”

  小姑娘乖巧地点头,其实他早就觉得一只手不好办事了,于是松开禁锢着她的双手,顺便还把她碍事的外套给脱了。A市初秋的白天还不算太冷,江小鱼的外套里只穿了一件长袖T恤,许怀文轻车熟路地将手钻进她的衣服里,揉捏了一会儿后忍不住将她的衣服往上卷。

  刚刚被他剥弄出来的两只白乳就这么明晃晃地出现在他眼前,未解开扣子的内衣将它们紧紧压在一起,无辜又可怜,许怀文呼吸一滞,身体某处硬得生疼。这样害羞地将自己的身体暴露在他面前,江小鱼害羞极了,伸手想去将衣服扯下来。谁知许怀文快她一步,竟是张嘴含住了一只……

 江小鱼被刺激得手指擦入他的发间,不受控制地发出娇媚的低吟声。许怀文的舌头霸道地在她胸前的蓓蕾上横扫,直到它直挺挺地立起,才又转移到另外一只,两只乳儿被他舔得湿亮。

  陌生的情欲一波又一波地袭击着江小鱼,她感觉被他舔过的地方很舒服,可是只有他舌尖下的那一块皮肤是舒服的,身体别的地方处处都透着陌生的难受。

 “哪里难受?”他的手忽然从她背后的裤子里钻了进去,隔着内裤在她的小屁股上揉捏着,手继续往下,指尖传来的濡湿让他红了双眼,手指隔着湿润的内裤猛地抠向她腿心,粗粗的热气扑向她耳边,继续问她:“是不是这里?”

  江小鱼被他抠得心尖儿都开始发颤,她吓得将小屁股往前移了移,想躲开他作乱的手,不曾想腿心却撞上一根硬物,许怀文被他撞得闷哼一声,咬着牙在她耳边道:“这么着急,是不是下面痒?那哥哥教你怎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