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如何养猪
  3. 双腿缠上他的腰律动 好深太紧了

双腿缠上他的腰律动 好深太紧了

 陈冰身子猛地一颤,被他粗厚的手掌一搭,全身猛地一绷,竟然有了一丝强烈的爽感。

  “恩”

  一股曼妙的声音不自觉的轻轻叫了出来。

  老张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他顿感机会来了,于是主动凑了过去,坐在了陈冰的身边,手搭在了她性感柔软的肩膀上。

  “妹子,是哪里不舒服吗”

  陈冰身子猛地一颤,被他粗厚的手掌一搭,全身猛地一绷,竟然有了一丝强烈的爽感。

  “恩”

  一股曼妙的声音不自觉的轻轻叫了出来。

  陈冰醉的稀里糊涂,浑身无力,反应也慢了一拍。

  她迷糊中瞥了一眼老张的裤裆,那地方都快撑炸开了,陈冰竟然期待起来,希望老张的手抓得不止是肩膀。

  老张早就眼馋那两团柔软了,听见陈冰舒服得哼出来了,他大受鼓舞,手顺着那光滑柔软的肩膀,往陈冰的胸口滑。

  滑进黑色连衣裙的胸口,一把抓住那团时,老张的脑子差点儿没激动得炸开。

  这,这也太滑,太软了

  陈冰闭着眼睛靠在老张的身上,好像睡着了一样,两颊红扑扑的,樱桃小嘴喘着粗气,眉头一皱一皱的。

  其实老张知道,陈冰现在喝多了,意识并不清醒,他也怕陈冰突然醒悟。

  他刚开始动作很轻微,见陈冰完全不反抗,胆子更大了。

  老张两只手伸进去,抓着两个肉球揉粉团一样发狠搓了搓,然后把陈冰放倒在床上,自己跪在陈冰旁边,抓着连衣裙的拉链拉了下来

两只雪白的兔子蹦了出来,为了穿连衣裙的效果好,陈冰竟然没穿内衣。

  她躺在老张的剩下,身上一丝不挂,雪白的身体被从黑色亮绸的连衣裙里剥出来,胸口的两点粉嫩随着呼吸上下微微颤抖着。

  老张都寡了多少年了,这个时候哪儿还受得了

  他两手把陈冰的那两团拢在一起,脸一下子埋了进去,像一条狗一样在那雪白的脖子,软绵绵的肌肤上狂咬乱啃。

  口水,齿痕,把陈冰本来洁白干净的身体弄得乱七八糟。

  老张已经控制不住了,裤裆都快被撑爆了,他今天就要睡了陈冰,哪怕明天就死了也成

  “砰砰砰”

  正要脱裤子,陈冰家的房门忽然被敲响,老张吓得从床上蹦了起来,一下子慌了神。

  我靠这大半夜的谁啊她老公不是出差去了吗难不成临时回来了

  老张急急忙忙穿上鞋子,心都快从嗓子眼儿跳出来了。陈冰平时不爱和邻里来往,这大半夜的,除了她老公,还有谁能来敲她家的门

  难道这块到嘴的肥肉就这么丢了老张回头看了一眼不省人事的陈冰,有些不甘心。

  可如果是陈冰的老公,为什么不直接用钥匙开门呢

  老张壮着胆,踮着脚走到门边,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动静,越听越觉得可能不是陈冰的老公,十有八九是敲错门的醉鬼。

  他把心一横,悄悄反锁了门,这样外面的人拿钥匙也打不开,决定再等一等。

  如果是陈冰的老公,他就赶紧翻窗溜了。

  不一会,外面没动静了。

  “砰砰”

  就在老张松了口气的时候,又有人疯狂拍起门来。老张根本没心理准备,吓得屁滚尿流,也根本来不及多想,赶紧溜到陈冰家厨房,推开窗户翻了出去。

  因为是邻居,挨着,打开窗户一跨就能翻过自己家。

  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头枕着潮湿得有霉味儿的枕头,老张的心还在砰砰直跳,那东西绑硬,跟块铁一样。

  他看着自己两只手,回忆起那滑嫩的触感,忍不住想笑,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好像做梦一样。

  就差那么一点儿,他就可以压着陈冰狠狠爽一发了,哎,太可惜了

  糟了,刚才走的太着急,陈冰还就这么裸在那儿呢,身上都是老张的口水,万一让她老公看见了那说都说不清。

  说真的,老张喜欢陈冰,不过也不想看陈冰因为自己挨男人打。万一陈冰的老公怀疑她偷汉子,把她打一顿怎么办

  老张越想越过意不去,但他有不能半夜三更去敲陈冰家的门,这样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对了,他怎么忘了针孔摄像头要是陈冰的老公没起疑,那万事大吉,要是陈冰的老公真起了疑心要打陈冰,他也可以打电话报警。

  老张赶紧打开手机中的摄像软件,输入登陆密码后画面一打开,陈冰家的主卧一下子出现在老张眼前。

  陈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

  她把衣服全脱了,一丝不挂地趴在床上,身体在床单上一蹭一蹭的,雪白身子泛着红,双腿张开着,那个粉红色的玩具正在那地方发了疯一样抖着

  刚才敲门的根本不是陈冰的老公,屋内什么人都没,除了陈冰

  这陈冰被老张撩拨得饥渴的不行,在老张走后借着酒劲儿,自己玩得不亦乐乎。

  老张的眼睛一眨都不舍得眨,抽了一张面纸,手也不自觉地抓着自己那东西动作起来,过了小半个小时,随着陈冰发着抖趴在床上,老张也闷哼了一声,大脑里一片空白,然后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老张被阳光照醒,才发现自己都没洗澡,穿着工装就睡着了。

  他昨晚爽完就睡了,监控软件都忘了没关,陈冰早就起床了,床上整理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哎,老张看了一眼自己狗窝一样的卧室,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娶上这样一个媳妇儿。

  不过,不知道陈冰昨晚到底是真醉了还是假醉。老张记得她昨晚刚回来的时候还清醒的,难道后来是装醉

  要真是这样,他岂不是真有机会

  还有,大半夜敲门的人到底是谁

  老张正琢磨着,就听到一串敲门声。

  “谁啊”

  打开门,站在外面的是房东李寡妇,这女人风韵犹存,四十来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可惜老公死得早,害她在这个欲望最大的年纪做了寡妇。

  李寡妇三天两头就来老张家里转悠,嘴上说的是来看看房子,怕老张把房子弄坏了,可老张也不是傻子,知道这女人打得什么主意,她每次过来眼睛都往自己下三路瞟,想法都写在脸上呢。

  “大妹子,今天还没到交房租的时候啊。”

  李寡妇,往老张那儿瞅了瞅,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真大。

  其实李寡妇长得真不错,年轻的时候不比陈冰差,现在脸上虽然有了皱纹,但那身材还是很不错,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被一身紧身的紫色连衣裙包着,胸甚至比陈冰还大一点儿

  昨晚被陈冰撩起了火,现在一下子又烧了起来。

  老张往后退了半步,把李寡妇让了进来,但这房子不大,进门的门厅很狭窄,站不下两个人,李寡妇进来的时候,屁股正好贴着老张的那儿,隔着一层薄布,老张感觉那地方惊人的弹性和柔软

  他有点儿尴尬,想往后再躲两步,谁知李寡妇跟着他的动作,追着贴了上来。

老张身子一颤,魂儿都被勾走了。他身体愈发灼热起来,恨不得把她扑到在身下,好好疼爱。

  “怎么了用不用我送你去医院”他又靠近了一点。

  “啊,有点头晕而已”陈冰随便找个借口。

  “不会是发烧了吧”

  说着,老张大掌盖在她额头,动作亲密。男人体热,手心像个小火炉,陈冰全身都舒服起来。

  一肩之隔,老张身上的男人味儿窜到她鼻子里,身子软的像一汪水。上面下面都痒的不行,呼吸都变得急促。

  “妹子,你这身上也有点烫啊,家里有退烧药吗” 老张摸了下她胳膊,得出一个结论。

  “没事,我睡一觉就好了。”陈冰赶紧说。她逼着自己冷静,不能再继续待了,会出事的。

  尽管,她是那么渴望一个男人的爱抚。

  “真的假的,你可不能生病,会连累孩子的。”老张只好搬出孩子来说服她,多待一会,他就多一分希望。

  而且刚才陈冰对他的触碰,并不反感,这是不是证明他有戏

  “真的没事,张师傅,你看,今天时间也不早了”她勉强笑笑,小脸粉嫩嫩的,水蜜桃一般。

  这女人简直就是蜜桃精,哪哪都像水蜜桃。

  “也是,不早了,那你早点休息,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老张不情愿地起身,人家都下逐客令了,看来今天没戏。

  虽然肉欲使人冲动,可他还是不想强人所难。慢慢来吧,总会成功的。他相信,早晚有一天陈冰会主动找上门来

  “好,张师傅,今天真是麻烦你了,我就不送你了。”

  陈冰声音软软的,小手紧紧抓着床单,两条腿夹得很紧。

  “没事没事”老张见状,赶紧溜走。看陈冰这样,一会肯定要自己动手,他赶回家兴许还能看上直播。

  老张跑的快,不一会就到家了。

  打开视频一看,果真

  陈冰躺在床上,这回连被子都没盖,先是爱抚了自己一番,然后拿出那个粉色玩具,迫不及待地捅了进去。

  她怕吵到孩子,声音极力隐忍,反而让人听了更血脉喷张。

  “等着吧,我一定会让你叫个痛快。”

  老张低声呢喃。

  屏幕上的人沉浸欢愉,屏幕外的人也没闲着,不一会,两人双双登上了高潮,将纸巾扔到一边,老张长舒一口气,这种感觉很奇妙,像在和真人做一样。

  折腾了一天,老张满足了好几次,倒在床上沉沉睡去。第二天,老张精神百倍,开始了新的工作。

  晚上,他哼着小曲走回家,还没来得及开门,房东就来找她了。

  “张师傅,你来我家一趟吧,灯泡又坏了。”

  房东李芸穿着真丝睡裙,扭着丰满的肥臀,一步一摇地朝老张走来。

  “又坏了太太,你这灯泡质量也忒差了吧。”

  老张一脸不情愿,李芸家灯泡隔两天就坏一次,每次都让他过去修。

  修就修吧,她还老动手动脚,让老张很无奈。

  “你哪这么多废话,赶紧过来”李芸嗔怪,自己先走一步。

  老张摇摇头,跟了上去。怎么说也是房东太太,不帮忙总归不好。李芸今年刚四十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可偏偏就成了寡妇。

  和陈冰不同,李芸需求更旺盛,玩具根本满足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