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济作物
  3. 宝贝我们车振 快再深一些老师用力

宝贝我们车振 快再深一些老师用力

  两个人的巧遇一下变成四个人的巧遇。四个人,分三伙,宁檬给另外的两伙人彼此做着介绍。

    “ 陆既明,既明资本董事长、总裁。”宁檬对何岳峦和尤琪简短地介绍着陆既明的身份。她在心里犹豫要不要介绍他是自己前老板的时候,尤琪“啊!”的一声。在经历过一惊一乍的顿悟后,尤琪开启了抢答模式:“你不是檬檬对门那个凶邻居嘛!”

    宁檬眼皮一跳。业余搞艺术的尤琪,倒是有点搞艺术的人该有的敏锐洞察力。

    宁檬压住尤琪的顿悟,对陆既明介绍尤琪和何岳峦:“我闺蜜尤琪;以及,这一位可就厉害了,他是仁宁保险的执行总裁何岳峦,我闺蜜男朋友。”

 

    陆既明听到何岳峦的名字和头衔后,主动伸出右手,说了声:“何总,幸会!我是宁檬的邻居,以及朋友!”

    何岳峦把手握上去:“陆总客气了!一个人?要不要一起吃?”

    陆既明客套得得体而官方:“不了,在这约了朋友,就不打扰您三位用餐了!”

    两位资本圈的精英男士彼此松了手,互道再会。

    宁檬按捺住对陆既明今日人模人样表现咂舌的冲动。果然三十而立,过了三十岁之后,他倒是沉稳起来了。以往她陪他出去见客户,他可从来都绷着,要等人家先伸手过来他再握。

    他今天倒是给足她“看在朋友的面子”。

    陆既明一拐过大堂,就看到鬼鬼祟祟地曾宇航。

    曾宇航冲他挤眉弄眼:“和我老铁一起来的?”

    陆既明一巴掌按他脸上把他推走:“你可要点脸吧,老铁这俩字不是你这么用的!”顿了顿,他说,“我才是她老铁!”

    曾宇航从时下很流行的东北四大神兽里摘出一个来,送给陆既明:“你可滚犊子吧!”

    两人进了包间关了门,曾宇航问陆既明:“和宁檬一起那俩人谁啊?”

    陆既明扭头看了他一眼,说:“女的宁檬闺蜜,男的宁檬闺蜜男朋友,仁和保险执行总裁。”

    曾宇航“哟呵”了一声:“宁檬还有这人际关系呢!”

    服务员进来送菜单,顺便等客人点菜。陆既明和曾宇航双双翻着菜单,双双犯起了选择困难症。

    陆既明突然把菜单一合,生气地拍了下桌。

    曾宇航一哆嗦:“明明你大爷,你又发什么疯?!”

    陆既明很气地说:“我特么最烦点菜!以前走哪都是宁檬一口气把菜都点好,我坐下就吃就得了!你说奇怪不奇怪,她口味和我忒特么像,她点的每个菜我都爱吃!”

    曾宇航几乎不忍心提醒他,他餐桌上的解语花已经是别的男人的女朋友了。

    “你别鬼迷心窍张嘴闭嘴宁檬了!”曾宇航说。

    陆既明忽然一扭头,问服务员:“刚才门口那仨人,在哪个包间?”

    服务员确认了一下三个人的外貌特征后,说:“您说何总他们啊?他们在您隔壁的隔壁包间。”

    陆既明问:“他们那屋谁负责点餐?是不是长得特别漂亮那个女的?”

    服务员点点头。

    陆既明说:“她点了什么,你给我也全都照样来一份!”

    不一会,菜陆续上来了。陆既明和曾宇航有点傻眼。

    全是女士菜,清一色甜口。

    陆既明愣了一会,忽然就难受起来了。

    曾宇航问他怎么了,又开始发什么疯。

    陆既明难受了好一会,说:“原来之前那些菜,她都是冲着我爱吃点的。这世上恐怕只有她那么了解我爱吃些什么了。她懂我的个人偏好,知道我愿意别人走在我右侧,知道我爱攒各种不一样的签字笔,知道我笑着说不行是真的不行,知道我喝多以后愿意乱答应事儿所以小心地盯着我。她知道我喜欢的不是别人以为的黑色而是宝蓝色,所以她帮我采买的领带都是这个色系的。她还知道我最喜欢在下雨天睡觉、知道我最讨厌穿秋裤,也知道我讨厌空调吹出来的热风。老曾,我的什么事她都知道。可她的这些事,我却什么都不知道。”

    记得写字楼下遇到柳敏荟那次,她和柳敏荟说她和他不熟。他不服气,她就问他:我有什么个人偏好?我钟爱什么色系的颜色?还有,我最喜欢什么,最讨厌什么?(见七十一章)

    这些问题他一个都答不出来。而这些问题以他的角度对她而言,却早就布陈着清晰明了的答案。

    陆既明伸出筷子夹起一块南瓜饼塞进嘴里。很甜,差点甜红了他的眼。

    他咽下南瓜饼,问曾宇航:“你说我是不是傻?我怎么就把这么好的她给弄丢了呢?我现在还有机会抢回她吗?可我真怕我一逾距,她连朋友都不跟我做了。”

    在包间坐下后,何岳峦对宁檬说,虽然今天尤琪是主角,但他们今天能恩爱如初地坐在这、尤琪现在能每天都乐观开心地找点自己的娱乐活动把自己弄得精彩起来,这一切都是宁檬的功劳。

    所以今天的菜,全可着宁檬的口味点。

    宁檬于是毫不客气地点了一桌子的甜食,她和尤琪一起吃得特别带劲儿,把何岳峦吃得一脸无福消受。最后他自己点了盘蛋炒饭。

    这一餐大家吃得很快乐。宁檬看着尤琪和何岳峦,他们好像从之前的插曲中走出来了,又回归到了恩爱的正调上。

    何岳峦对尤琪更宠了,尤琪一个晃动,他就要凑过来问:“怎么了?想吃哪个?叫服务员?哦塞牙了啊,你这个小笨蛋啊!”

    宁檬哆嗦得牙龈都要握不住牙根了。何岳峦对尤琪那个宠劲真是叫她没眼看。反观她和苏维然,他们的恋爱就谈得讲礼貌多了。

    席间何岳峦的电话一直响,他接通后都是公事,跟宁檬和尤琪打个眼色得到谅解后就出去接了。

    宁檬趁机问尤琪:“最近都挺好的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