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济作物
  3. 坐在洗手台上 高细节污文看到你发湿无删减全文阅读

坐在洗手台上 高细节污文看到你发湿无删减全文阅读

 然而叶燃动作更快,他扼着她的手腕,巧力一拽,俩人齐齐转进了旁边那间无人的漆黑包厢。

 

  “砰——”

  厢门一关,弄月什么也看不见,第一反应就是要跑,却被人猛地拦下了腰肢。

  “你想出去让他看到?”

  俩人贴得极近。

  和被秦芳耳语的感受不同,男人的气息罩着耳垂,弄月半身酥麻,不免软了软双腿,但这并不妨碍她嘴硬:“那也比和你待在一起强!”

  “……弄弄。”

  明明眼前什么也看不到,可是很奇怪,弄月就是能清楚感知到叶燃脸上的笑意。

  他问:“你怕什么?”

  弄月心里一咯噔,似有预感,还没来得及躲,就被他一把擒住了下巴。

  嘴唇贴上来的那瞬间,如同城墙倒塌,弄月脑子里轰隆一声,倏尔想起俩人第一次接吻的时候。

  新生入学第三天,同系学长对她很是照顾,给她送了几本教材书,俩人在宿舍楼下正说着话,冷不防被过来找她的叶燃撞到,她刚要解释,叶燃就当着学长的面拉她去了小树林。

  小树林里,他问她为什么要对那个男生笑。

  但他并不需要知道她的回答。

  因为她一张嘴,他的吻就落了下来。

  那天的小树林被月色笼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这回包厢里头同样一片漆黑,弄月的思绪混乱着,一时之间居然分不清当下到底是现实还是过往……

  也就忘了反抗。

 习惯有时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弄月曾经十分迷恋叶燃身上的味道,夏日是清爽的青柠,冬日是干燥的沉香,肌肤与或轻薄或厚重的衣物碰撞出来的巧妙效果,独属于他。

  每次同他接吻,她都很是陶醉。就像是做了一场关于春日的梦,她在梦里的草地上肆意翻滚,呼吸间满是他的味道,随后身体一轻,她就落在了他的掌心里。

  胸脯被一只大手抚上的同时,弄月如梦初醒。

  物是人非,眼前人成了乌龟王八蛋。

  “唔唔……”

  她慢半拍地剧烈挣扎起来,不曾想受到的束缚却是越来越多。手脚被人控制着,实在摆脱不了,她只好在嘴上下功夫,牙齿胡乱一合,也不知是咬到了哪里,一丝血腥味就这么从舌尖上扩散开来。

  叶燃自然也尝到了。

  他颇为不舍地放开弄月,手指抵着她的嘴唇揉了揉,“你咬你自己做什么?”

  这句问话,带着意犹未尽的亲昵和宠溺,弄月似梦半醒地乖顺两秒,但很快又恢复了立场,利落地扬手就是一挥——

  “……你干嘛不躲?”

  掌心与脸颊的距离堪堪三指,叶燃全程动也未动,他抬手贴上弄月的手背,重重地压上了自己的左脸。

  一声清脆。

  “你应该要打下来的。”他说。

  “……”弄月喉间一涩,用力抽出手,“神经病。”

  叶燃突然笑了笑,一种病态的快感再次席卷了他的大脑——

  看,他的弄弄又在和他撒娇。

  弄月捕捉到了这点笑意,她莫名其妙,“我骂你,你很高兴?”

  他如实答:“高兴。”

  可他一高兴,弄月就不能愉快了,心里徒然升起一抹燥意,她不耐道:“既然高兴,那你能不能放开我说话。”

  “不能。”

  扶在她腰上的手不觉又缩了一圈。

  两具身体此时贴合得密不可分,俩人亲近得弄月只要抬头,稍稍踮脚就能亲到叶燃的下巴。

  但她不可能踮脚。

  她只会恶语相向。

  “我知道你是想让我打你出气,可是叶燃,这一巴掌并不应该由我来打。”

  要说什么才能让叶燃难受,弄月再清楚不过,“怎么说,也应该要让过去的那个我来打下这一巴掌才对,你说是不是?”

  她最是知道他的软肋。叶燃想。

  桎梏在她腰上的手不禁松了松,他哑了声:“弄弄……”

  一有松动,弄月便毫不留情地退出了他的怀抱,“还不让开吗?我们在这里待得够久了。”

  高华明就是便秘,也该走了。

  瞳孔适应了黑暗,叶燃深深地看着弄月脸上的戒备,心生酸慰,他沉默着让开身子,在她快要与自己擦肩之际,忽而开口:“这一周我是有事,才没去找你。”

  弄月猛地停了下来。

  像是听到了什么惊人的消息,她一脸愕然:“你刚才是在和我解释吗?”

  “是。”

  “真没想到,我居然能在有生之年听到你和我说这些。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你放我鸽子那几次,可从来不会主动解释。”

  她说得云淡风轻,话里的内容却成了一把尖锐的利刃生生地在叶燃的脸上划了一刀,疼得让人发冷。这还不够,这瞬间她化身成为无情的修罗,继续大力地挥动着她的利剑,“不过你以后不用再和我说这些了,因为我根本就不想听。”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