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济作物
  3. 被上是一种什么感觉:哈啊~身体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被上是一种什么感觉:哈啊~身体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你,林龙……”我失望透顶,话到口中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林龙似乎有些愧疚:“媛媛,我不想这么对待你的,可是,我们之间换一种方式相处不也很好吗?”

  我简直被他的话逗笑了,在他的眼里,我是那种可以被别人随意欺辱的人吗?

  我不同意,他渐渐也失去了耐心:“哼,我把话撂在这里了,你要么继续和别人发生关系给我看,我们还能一起生活下去,我们也可以离婚,但是我一分家产都不会留给你。”

  “你!”我没想到他那么卑鄙,瞪大了眼睛。

  我们夫妻生活了这么多年,他竟然这么狠。

  是了,他手上有那些录像,完全可以告我出轨。

  他就是在逼我。

  我没办法,我已经不年轻了,我也没有精力再重头打拼了。

  净身出户的代价太大,我承担不起。

  屈辱,心痛,委屈等等复杂的情绪在我心中酝酿,垂在身侧的手缓缓的握了起来,指甲刺入掌心,只是短短一会已经见了红。

  林龙就那样淡然的看着我,神情让我觉得熟悉又陌生,雪白口窒息一般,喘不过气来。

  我没有任何办法,林龙的手里有我出轨的证据,倘若净身出户,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林龙等待着我的回答,空气中一片死寂,与此同时玄关处传来响动,门把被拧开,林叔探出大半个臃肿中年发福的身材挤了进来,我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看向林龙。

  我没想到他把家里的钥匙都给了林叔。

  因为愤怒我的身体略略颤抖,林叔笑着走过来,那双眼神里的欲望赤裸而直白,往我的雪白仔细打量。

  而林龙,我的丈夫,就这样看着他老婆被占便宜。

  我不想再在大厅里待下去,事实上我觉得,如果再待下去,我会忍不住扑上去撕扯林龙,质问他这些年的情义真假。

  我转身回到房里,鼻子不争气的一酸,眼眶也红了些,一进卧室我就将门反锁,拿了浴衣进浴室里。

  借着淋浴头的水流淋在脸上,我终于得以释放心里的委屈,泪水混合着热水流淌下去,我脱掉了衣服,仔细搓洗这具被玷污了的身体。js

  门锁处却突然传来动静,我猛的回头,被人略显粗鲁的吻住了唇,身子也被迫抵在了冰冷的瓷壁上,鼻尖充斥着男人身上的汗臭和酒味,我几欲作呕。

  林叔的手放肆的握上我雪白前的山丘,豪不怜香惜玉的揉捏成各种形状,我剧烈挣扎,想推开他,脸颊却被狠狠的掌掴了一耳光,我的右耳瞬间耳鸣,眼前一花。

  这还不够,林叔拽住我的发丝,往后一拽,我被迫扬起头,雪白前的两团软肉随着动作弹了出来,两点玫红上还有水珠,脆弱颤抖的暴露在空气中。

  这是我家。

  那个我深爱的丈夫就在外面,却主动放小叔子进来侵犯他的妻子。

  家里房门反锁的钥匙只有林龙有,当初装可以从外解开反锁的门锁时,林龙说怕有一天我在房里求助,他却打不开门。

  我闭着眼,屈辱漫上心头,我的心里明明那么抗拒,可是敏感的身体却逐渐被打开,林叔的一只大手往我的腿根处去摸,那里早已泥泞。

  “小婊子,湿的这么快,果然天生欠操。”林叔粗俗的语言在我的耳边响起,他已经坚硬如铁的下身抵着我的腰腹,仿佛已经蓄势待发。

  那处的火热几乎要透过布料传达给我,好硬,好粗,抵着我的腰身,从那处酥麻一直传到全身,我几乎站不住脚。

  林叔扯着我雪白前的玫红,又拉又拽,粗长的舌头去挑逗另外一边,快感一波波的传递,我整个人软了下去,被迫依赖着林叔,才不至于跪下。

  “嗯啊…”我忍不住低喘出声,这声音仿佛是春药,林叔像打了鸡血一样,卖力的挑逗我的敏感点。

  我还想挣扎,哪怕满脑子都是林叔胯下那根粗长的物事,克制不住的去幻想那根东西捅进来,然后给我带来登天般的快感。

 林叔用力的扯着我的头发,另外一只手探入我的腿根,摸到里面泥泞,男人笑骂:“呵呵。”

  我屈辱的闭起腿,却被林叔强硬打卡,他探入一根手指,我得到了片刻的满足,但是不够,手指太小太细,我的甬道太痒,渴望的更多。

  林叔看出来我的想法,淫笑着问我:“想要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