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济作物
  3. 我的大宝剑笔趣阁 在镜头里被cao翻了H

我的大宝剑笔趣阁 在镜头里被cao翻了H

   她跟着陆既明做了三年秘书,居然到今天才知道他的父亲是陆天行。

    现在想想,陆天行找女朋友的风格,还真是跟在*市那个冬夜陆既明的酒后描述对的上。

 

    她想陆既明也确实是个能较劲的人了,瞧他跟他亲爹这“我用不着靠你”的劲较的,连在他身边待了几年的人都不知道他爸是谁。

    可宁檬也有点明白,依着陆既明的人格特征,他越是这么划清界限般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可能他心里对他爸的爱与渴望就越浓越烈。

    一个拧巴的人表达自己的方式,总是矛盾而变态的。

    不过这些都和她没关系。她和他注定了都只是彼此人生的看客和旁观者,而已。

    ※※※※※※

    午休的时候杨小扬下楼来和宁檬聊天。

    宁檬问她不忙吗,一年过去一半了,那么多种年中报告要处理,怎么还有空到处溜达。

    杨小扬苦着一张脸吐槽:“不想在上面待了,压抑!”

    宁檬没问她怎么压抑了。她知道杨小扬自己就能说,哪怕在她嘴上贴快胶布都堵不住她,她从喉咙眼也能挤出声来告诉你她为什么压抑。

    “阿檬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压抑?唉算了算了,我直接说吧。陆总他啊,最近变得忒奇怪,居然不发脾气改发呆了!他这样子搞得公司死气沉沉的,叫人好不适应哦。这么一对比我觉得他还是发脾气比较好,起码生龙活虎啊!”

    宁檬听完笑了笑。她想陆既明可能是在想他父亲的事吧。

    可她的推断似乎不太准,因为它马上就被杨小扬间接推翻了:“而且最怪的是,陆总现在没事就对着手机发呆,他就举着个手机,对着屏幕看看看一直看。我有一次进去送材料,瞄了一眼,可惜啊,他反应忒快,咔嚓就按了锁屏键。我在那咔嚓之前的一秒钟飞快瞄到了点画面的残影,好像是两个人的合照,一个男一个女,女的没看清是谁,反正是长头发;男的吗,就很奇了,被打了一脸马赛克。”

    宁檬听杨小扬的讲述听得懵懵的。

    被打了马赛克的男人和长头发的女人。

    她想那长发女人或许是他的阿梦吧。至于被打码的男人,也许是他的情敌也说不定。

    ※※※※※※

    宁檬发现平白无故就不能提到谁,一提到就遇到。

    下班的时候,宁檬等电梯,电梯从21层下来时,门一打开,里面正装着陆既明。

    一共六部电梯,偏偏他们就能在这么同一部电梯的门里门外相遇。这种相遇的概率真不该是太大的,偏偏他们就遭逢了那很小很小的一部分。

    宁檬踏进电梯,叫了声“陆总”。陆既明****地回应了她一下:“早啊,朋友。”

    宁檬:“……?”

    早?早个鬼,现在明明是下午下班……

    电梯停了一下,门叮一声打开,门口没人。陆既明直接走了出去。

    宁檬一把揪住他衣服下摆,把他揪回来,而后立刻撒手:“这是十二层啊,不是一层。”

    陆既明抬头看了看,果然下早了。

    宁檬感受到了杨小扬的话没有夸张,陆既明是有点蔫哒哒的心不在焉。

    宁檬脱口问了句:“你……没什么事吧?”

    陆既明挑挑眼角:“没事啊。”然后他又挑挑眼角,“也不能说没事。对了,你帮我弄一本笑话大全吧。我自己买了好几本,都不好笑。”

    宁檬的眼神从他眼角跳开,也有点心不在焉地问了句:“梦姐用?”

    陆既明语焉不详地应了声:“……嗯。”

    他的语焉不详其实是在短暂地犹豫着,要不要说实话呢?其实现在是他更需要那东西。

    但电梯到了一楼,门打开,他瞄到了苏维然。于是他语焉不详地嗯了一声,吞掉了真话。

    他听到宁檬在和苏维然汇合前说了两句话。

    倒数第一句是:再见。

    倒数第二句是:好的,我帮你问问我爸吧,他的笑话书都比较好笑。

    陆既明反应过来说谢谢的时候,宁檬已经和苏维然并肩远去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