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经济作物
  3. 小芳把腿张开再深一些 爽?好舒服?快?深点总裁

小芳把腿张开再深一些 爽?好舒服?快?深点总裁

苏维然笑得温暖阳光:”傻姑娘,我哪有那么小气。快下来吧,我就在楼下停着呢。“

    苏维然放下电话后,发现自己的手还是有点抖。他握着拳,又松开,握拳,松开,直到宁檬从楼洞里小跑出来。

    夏日天光里,她穿着连衣裙,有少女的甜也有熟女的媚。她的白胳膊白腿被太阳晒得娇嫩嫩的,那么一小步捣过一小步地向他跑过来。

    苏维然狠狠握了下拳,再松开时,终于不抖了。

 

    –

    宁檬坐上车,绑好安全带,问苏维然,他们去哪,还是去看电影吗。

    苏维然对她眨眨眼,笑着说:“还是看电影,不过今天换个地方看!“

    他告诉宁檬,他买了套投影设备,专为她买的。以后有了好片子,他们就可以在他住的地方看了,不用再去电影院忍受有熊孩子踢她的椅子背。

    “今天就去我家里坐坐,享受一下我新买的投影,绝不比电影院差!”

    宁檬于是跟着苏维然去了他的家。

    说是他家,其实也是暂时的——房子是他租的。虽然海归符合申请北京户口的条件,但申请需要时间,他暂时还没拿到北京户口,社保又没交够五年,虽然买房的钱是有的,但资格还不够。

    苏维然把设备调试好,把窗帘拉上。屋子里立刻黑下来。

    投影一开,宁檬坐在沙发上,还真找到了点在影院观影的感觉。

    苏维然放了一部唯美的爱情片。

    调好设备,他挨着宁檬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片。坐下来后他手臂一抬,搂住了宁檬。

    宁檬的脊背无形地向上挺直。

    影片渐渐演到男女主角在雨夜里忘我地抱在一起,在床单上撕扯翻滚。宁檬听到苏维然的呼吸渐渐发沉。他搂着她的手臂也在暗暗收力。

    当一后背腱子肉的男主角汗涔涔地运动到尾声发出一声沉吼,宁檬蓦地被苏维然一把搂紧到他胸膛前。他的嘴唇向她压下来,肆虐地吻。

    他今日的吻无限狂野,充满掠夺,像在宣誓主权一样的充满索取。

    宁檬从开始的猝不及防到后来变得手足无措,再到后来已经是在隐忍承受。

    苏维然一边吻着她,一边探手到她连衣裙下摆,探进去,一路向上,顺着她的腿往上游走,他的呼吸越来越重。

    当他的另一只手侵略到宁檬胸前时,宁檬终于不堪承受了。她忍不住内心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的抗拒和惊恐,用力地推开苏维然。

    “不要,学长!”

    她后退一点,手脚凌乱地整理好连衣裙。电影里,一夜过后,激|情已经得到释放和平息。

    电影外,宁檬低下头,轻声地说:“太、太快了……”

    苏维然耙了下头发,仰头靠回到沙发上,叉着腿,笑着,等着支起的帐篷落回去。

    身体不适消失后,他抬手抚摸宁檬头顶。

    “还不是时候是吗?吓到了?别怕,太快了我们就慢慢来,慢慢来。”

    他说完收拢手臂,把宁檬又往怀里抱。宁檬靠在苏维然胸口时,浑身都紧绷绷的。

    她有种怕他又要野性大发的恐惧。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对他野性的抗拒。

    晚上回到家,宁檬躺在床上,瞪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片黑暗虚空睡不着。她怀疑自己是不是性冷淡,对鱼|水之欢居然一点都不向往不冲动。以前看小黄文的时候她觉得挺刺激的,可现在自己亲身上演小黄文里的桥段时,她却只觉得抗拒和恐怖。

    她翻了个身,想着这会不会是她处|女的矫情。

    ※※※※※※

    宁檬首先联系了唐正旺。她按鸡汤故事的原理,讲了一遍项目的现状。她刚讲完唐正旺就立刻表态说:“没问题,需要追加多少投资,你算好告诉我就行,我当天就能转到你账上!”

    他爽快得宁檬都有点发懵。

    太顺利了。顺利得叫人多心。

    一道闪念划过宁檬的大脑皮层。她给钱菲打了个电话。钱菲正在代领团队帮唐正旺的服装公司运作上市事宜。

    她问钱菲,唐正旺的公司目前现金流情况好吗,账上有余钱吗。

    钱菲说,最近他们趁着效益好,又加了两条生产线,账上还真没有多少余钱。

    挂了钱菲的电话,宁檬又打给唐正旺,笑眯眯地向他询问在他账上没多少钱的情况下,他要通过什么方式变出钱来追加投资呢。

    唐正旺在电话里的声音一下变得支吾,被宁檬逼急了,他只好说:“反正我没有我也可以借到的嘛!”

    宁檬像个逼良为娼的老妈子,继续一步不让地步步紧逼:“那您跟谁借啊?”

    唐正旺这回真的不说话了,只是嗯嗯啊啊唉唉的发一些无意义的语气词。

    宁檬直接问:“跟陆总?”

    唐正旺嗷一嗓子:“哎这可是你自己猜到的,可不是我告诉你的啊!陆总问起你要说不关我事的!可不能让他觉得我恩将仇报!”

    那道在宁檬大脑皮层划过的闪念,就此得到了验证。

    宁檬决定不让唐正旺追加投资了。因为这样的话她就变得和陆既明有点扯不清。她不想受这种扯不清的煎熬。

    之后宁檬去找了王总。她直接坐飞机到了王总公司所在地。

    她给王总也讲了一遍鸡汤的故事。又根据鸡汤的原理,谆谆善诱着王总:“王总,您现在追加个锅,不只能炖鸡汤,以后还能炖鸭汤鹅汤。可是您现在要不加这个锅,那就是连鸡都白买了。你现在追加点投资,咱们把剧再拍一遍,就咱们那个剧的品质,真的,它要是不爆,简直天理难容!只要剧上了线,您追加的投资,你以前的投资,就都回来了。不只这样,荟影视到时候利润上去了,被哪个上市公司一收购,我们这不就是喝完鸡汤接着喝鸭汤鹅汤吗!”

    王总最后到底被宁檬给说动了,同意追加一部分投资。双方达成一致后,已经是大中午。宁檬给王总讲鸡汤讲鸭汤鹅汤讲了整整一上午。王总看着宁檬直摇头笑:“行了,都大中午的了,你也别着急回北京了,走,我带你去喝顿鸡汤你再回,也不枉你拿鸡汤给我洗了一上午脑!”

    王总的追加款到位后,离总预算还是有一部分资金缺口。

    但宁檬依然不想让唐正旺——或者说是让陆既明投钱进来。

    事情还没到不找他们就会翻盘的程度,她还有余地想其他办法来周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