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畜禽养殖
  3. 【精选】按住顶弄隔着布料磨蹭

【精选】按住顶弄隔着布料磨蹭

等陈虎走了,尤丹才站在我身边,吃惊的问:“罗雄,你怎么还认识陈虎啊?”

我问她,陈虎怎么了。尤丹又皱着眉头,骂了一句人渣却没说具体原因,还劝我千万不要跟陈虎有往来,否则她肯定会看不起我。

这点不用说,我也不喜欢陈虎这人,而且我不能让他知道是我用可可qq删了他。

 

尤丹说这还差不多,还算我有点骨气,然后准备回家睡午觉。我试图站起来,却发现身上好多伤好疼,让尤丹扶我去一下校医院。

尤丹一愣,看着我身上。

“算了,你嫌脏我自己去吧。”我心里有些失落,勉强站起来。我不是英雄,也没有救美,尤丹怎么可能愿意扶我。

独自去了校医院,校医说是皮外伤,给我拿了点红花油让我自己回去擦,注意别感染了。可我偏让医生别给我开擦药,开吃的药就行。我回家林叔不在,可可肯定不愿意给我擦药,这药开了等于白给钱。

“你这孩子,擦药是好得最快的。”医生说必须擦药,不然伤口会感染。

尤丹好像看出来了我的顾虑,拉了拉我袖子说她帮我擦。校医回头又看了一眼我们,说:“对啊,让你女朋友擦呗,你们这些学生天天不学好,人流都敢做,擦个药还你侬我侬的。”又一个人说尤丹是我女朋友,尤丹脸立马羞红又说不是。

不过,想着她愿意帮我擦药,这顿打也就没白挨。

出了校医院,我捞起衣服坐在台阶上,让尤丹给我擦药。尤丹立马摇头,说在这里怎么行,要再被同学看见了……

“要不操场?”

“操场也不行,也有人。”尤丹咬着唇,说:“去我家吧,我家离学校近。”

我一听差点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尤丹家庭不错,父母都有正经工作,住在学校附近的高价学区房。

进了门,尤丹也没让我坐沙发,给我端来一根板凳让我坐。

我眼睛四处打量着,发现尤丹家阳台挂着几件衣服,两套小吊带,一条橘黄色海绵宝宝内内。

“你看什么呢,捞起衣服擦了快走。”尤丹发现我在乱瞧,对我说。我捞起了衣服,她半闭着眼给我擦了药,柔滑的手指在我肌肤上来回蹭着,那感觉软绵绵的,有些痒,刺激着神经,很是舒服。这还是我第一次和女生这么近的接触。

擦完了后背,尤丹将红花油给我,让我自己擦肚子,然后非礼勿视的捂着眼睛。

我假装叫了一声疼,说自己手也被打了抬不起来。其实,我是想和尤丹多接触几下,这么好的机会,这辈子都难有了。

尤丹本来不愿,可她心地很善良但还是咬着唇给我擦了,我从没见过她这样心地善良的女孩,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擦到一半,我忽然问到尤丹:“今,今天,你为,为什么要哭啊。”青春期的悸动总

是难以按捺,每个男生都会在脑海里幻想着班里漂亮女生喜欢自己,哪怕多看了自己一眼,浑身都是干劲,能在被窝yy一天。别说,尤丹竟然为我哭出了泪。

“我,我怕出人命。”尤丹也支支吾吾起来:“到时候,我也会受处分。”

我一阵郁闷,她还是这么老实,连骗我一下都不愿意。

赵横说得对,我是白日梦想吃天鹅肉,尤丹怎么会喜欢上我。但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尤丹:“如果陈虎不来,你会答应做赵横的女朋友吗?”

不会。尤丹急忙摇头,说她很讨厌赵横。

我心里更凉了,果然不是为了救我,一切幻想都破灭了。

尤丹低着头给我擦了肚皮上的伤口,然后将红花油递给了我,说腿上的她不能帮我擦了。我一想觉得也是,要她埋在我大腿擦药,这样子太邪恶了。

但尤丹埋下腰的时候我不经意看到了她的胸脯,软绵绵的像是棉花糖,跟可可完全是两个类型。

尤丹发现我眼神不正经,羞涩的遮住,难为情地问罗雄,你干什么呢。

碰巧我肚子很不配合的‘咕咕’叫了一声,我一咋呼就说了句:“我饿了。”

尤丹脸红得像熟透樱桃,大大圆圆的眼睛羞涩看着我,将红花油砸塞到我手里,骂道:“流氓!”然后转身走开。

这下误会大了,她肯定以为我说饿了是指她的胸,我就算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她这有想法啊。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明明中午在食堂吃饱了肚子还在叫。

尤丹没有留我在她家,相反还让我赶紧走,说她爸妈要下班回来了。

我脸皮也没那么厚,下了楼脑子里全都是尤丹给我擦红花油迷人的样子,尖尖的手指在我每块肌肉上来回摩擦,而我的眼神却恬不知耻的往下看,正好透过她领口看到了那软绵绵的胸,纯色的罩罩,时间似乎凝固在了这一刻。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学校门口,正好撞见了可可在门口跟一个骑着摩托的社会青年道别。我想,肯定是个男生,还是器大活好那种,否则可可怎么可能笑盈盈的。

可可也看到看我,不屑的白了一眼说竟然有人瞎了眼,会看上我。

我琢磨可可大概在校门口看见了尤丹和我,依她的脑子肯定会往哪方面想。看到可可,我满脑子里都是陈虎说的‘小树林’,心里有些怕了,在想要不要把陈虎qq给她加回去。

下午上课,我都能听到赵横在后排议论放学要怎么收拾我。可第三节课后,谢天谢地的陈虎就来了我们教室门口,大声嚷嚷了一句:“老弟,下午放学我们一去去游戏厅啊,别忘了。”

我知道陈虎是做样子给赵横看的,急忙‘嗯’了一声,让他等我。果然,赵横再没有议论要怎么收拾我,但他脸上很是不爽。

放学之后,尤丹出了奇要跟我一起走

,她说这样赵横才不会堵她。跟她一起放学回家,我心里挺有面子的,不少人议论我们,尤丹跟我定了口头合约见人就说咱们是同学。看着尤丹穿着白色的碎花裙,胸口绑了个蝴蝶结,我就在想要能有机会牵到她的手真是爽歪歪。可惜,我还是处,连初吻都没交出去。

出了校门口,我感觉应该安全了,就给陈虎说我要先送尤丹回家,今天就不去玩了。我也不傻,陈虎不是真心要帮我,他这是一个温柔的陷阱。

可我送尤丹回去之后,发现陈虎很执着还在楼下,强行将我带到游戏厅玩了两个小时,玩得我头都晕了。

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陈虎出游戏厅之后刻意提醒了我,明天一定要带可可去小树林。还说,我们以后就是好兄弟,有他陈虎的肉吃,就有我的汤喝。

回到家,可可难得一天没有出去玩,竟然在阳台上晾衣服。夕阳下的可可,让我忽然觉得她除了刁蛮讨厌我之外,也没什么特别坏的地方。不管别人怎么说她,要骗她去和陈虎钻小树林,我肯定不乐意的,于是试探问可可有没有男朋友。其实我想知道,陈虎和她到底是不是情侣。

可可刚晾完衣服,立马把盆往地上一扔,骂道:“臭结巴,别跟我说话,恶心!就你也配问我有没有男朋友?轮都排不上你。”说着指着我,让我赶紧滚,别呆在她家。

尊严是人性可怕的弱点,我被可可数落了一地,她从来没把我当人看,别说是低低,心里一凉想干脆出卖她得了,反正在同学眼里她早就是个公交车,和一群男人在小树林里玩,说不定她会快活来着。

但我还是良心不安,道德的底线不停抨击着我内心,我回到房间里上了qq,装作陈虎的语气,先抖了一下可可,然后发了一句:老婆!

可可立马就回复了我:陈虎,你别太过分了,不要乱叫!

果然,陈虎是骗我的,他根本不是可可男朋友,但可可为什么要跟他发那种照片?因为钱?还是……

我惆怅了一夜连可可在浴室里发小视频的事也忘了,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没到早课陈虎就来找了我,让我别忘了把可可叫到小树林去。

我有些怕了,如果可可真被他们给糟蹋了,我会谴责自己一辈子。于是难为情对陈虎说:“虎哥,可可从来都讨厌我,连话都不跟我说,要我骗她去小树林恐怕……”

我没说完,陈虎就读懂我内心一般:“兄弟,我的好兄弟,虎哥对你这么好,你不会连这个小忙都不帮我吧?”

我急忙摇头,说不是,是我真骗不到可可。

“你放心,这我早给你想好了。”陈虎拿出来一摞照片,都是我之前在qq上看到可可的暴露照,递给我说:“她爸不是让你放学都和她一起回家吗,你就随便

糊弄她往小树林走。实在不行就用这些照片威胁她,拖延时间,虎哥就过来了。”那语气简直像是要强可可。

我早看过这些照片,为了不被陈虎怀疑,装作一副很惊讶的样子。

“就一个小忙,你帮了虎哥,等我和可可和好了,你就是功臣。”陈虎一边安利我,一边将我往可可教室推,语气里还带些威胁,如果我不去后果很明显,他不仅不会帮我对付赵横,很有可能还会反过来打我。我到是皮糙肉厚不怕打,但我怕波及到尤丹啊。

整整一天,我上课都心神不宁。尤丹给我递一次纸条问我怎么了,是不是没被赵横打心里不舒服。

我没回答她,白了她一眼,心说自己有这么贱吗?

终于熬到了最后一节课,陈虎不知道哪里搞到了我的电话号码,又发短信来告诉我该行动了,还‘鼓励’我说:你不是讨厌可可吗,虎哥到时候帮你一起教训她。

我没想到陈虎竟然做了这么多功课,连我和可可的关系都理清了。把照片兜在包里,双腿像被什么驱使着慢慢去了可可教室。碰巧可可教室后门开着,我偷偷窥视了一眼发现人已经走完了,只剩下了可可一个,这简直是天赐良机。

贴在门口,我看到可可穿着短裙腿翘在桌子上在打电话。嘀咕着说:“反正我这个成绩,高三毕业估计也只有去卫校了,就是不知道家里的老头子答不答应。”可可高三,还有两个月就毕业了,我听说过县里的卫校,据说里面全都是破鞋,不少女生还明码标价了,没想到可可竟然主动想去卫校。想到她这么贱,我忽然觉得让她去小树林被陈虎强了,也不太过。

谁都没想到,可可接下来又说了一句:“但我们家那小子成绩挺好的,我要是去读了卫校,他说不定可以去考大学……”

我在门口直接懵逼了,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是可可说出来的话,她明明这么讨厌我,天天侮辱我,骂我,怎么可能自己去上烂学校,让我去读大学。她肯定是知道我来骗她,知道我在门外吧!我这样欺骗着自己,眼泪却突然不争气溜了一圈。

可我分明看到,可可说我成绩好的时候翘了翘屁屁,竟然有些小骄傲。

我脑子嗡嗡作响,情绪短时间内激烈变化,手拐不注意撞到了门上,发出了响声,可可立马扭头过来看着我。

四目相对,可可立马变得愤怒无比,电话啪的一下砸在桌子上:“罗雄,你他妈竟然偷看我?”可可遮了遮短裙。

“可可,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你,你不要读卫校好不好,那种地方……”我心里麻酥酥的。

可可听了却破口大骂:“贱种,你以为我说的真的啊,给老子滚,别他妈用你色眯眯的眼神看着我。你爸强了你妈,你是结巴,都恶心到让我想吐了。上次

你在我内内上弄了什么东西,我还没教训你呢,我他妈才不会对你有半点怜悯。丑鬼!”可可发难起来,直接提起旁边一根板凳,砸在了我肩膀上。

身体的疼痛和内心的伤疤不停刺激着我,我才发现刚才都是一场梦,可可只是将我成绩好当做了吹嘘的工具而已。

“叫你滚,你没听到吗?别在我面前恶心我。”可可一口口水吐在我脸上。

我没走,紧紧的拽着拳头关上了教室后门,又关上了前门。饱含希望的看着可可,最后还是绝望的一阵痛骂,这么多年被可可欺负按捺在内心的报复情绪,总算忍不住想要爆发了。

“你他妈干什么?”可可看我关上了门,很是诧异。要平时,我都是任打任骂。但我今天却学会了反抗,要把这些年的屈辱都找回来,装作没听见她说话。

关上门窗,我一把将可可重重摔在了课桌上,恶狼一般扑倒在她身上,双手放在她胸前狠狠捏了一把,然后胆子更大起来用嘴堵住了她嘴,疯狂去咬她的唇彩,舌部学着电视剧里往她嘴里窜,一股强烈的霸占欲望席卷了我的大脑,麻醉了我的神经。

此刻我只有一个想法,欲望在驱使着我的手脚!

可可挣扎着,但她毕竟是个女生,绝望的哭着骂我:“罗雄,你他妈疯了吗,你要干什么?”

我把手窜进了可可的裙底,在腿上用力的摸着,任凭她求饶我只觉得爽:“你不是说我是肮脏的种吗,当然是,搞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