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畜禽养殖
  3. 男主表面儒雅实则阴狠古言 三根一起会坏掉的好痛红梅

男主表面儒雅实则阴狠古言 三根一起会坏掉的好痛红梅

  他勾着她的舌翻搅,后脑勺被死死摁着,余音没有后退的可能,她被吻得腿软,手紧拽着池昱的肩膀勉强不往下掉。

 

    两人外套是穿的都是同牌子的黑色长款羽绒服,余音抓着他的肩膀位置,指甲都泛白。

 

    翻搅的水渍声暴露了情欲,喘息粗重交融,象是只溺水的鱼,余音要溺死在这个吻里。

 

    蓦地,池昱把她松开,他眼尾都是红的,却什么话也没说,抓着她的手走得飞快。

 

    徐肯舟看见两人,急忙从车上下来。

 

    “把你钥匙给他。”

 

    钥匙在空中成一条抛物线,被徐肯舟稳当地接住,下一秒余音就被塞进副驾。

 

    “……”余音不知道是不是风吹多了,坐了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开始感到头疼,撑着脑袋气力全无。

 

    “池昱,我头疼。”

 

    “不是喜欢吹风?”

 

    “……”

 

    虽这么说,但车不久后还是靠右停下,旁边有家药店。

 

    “诶诶诶,我去,我去。”余音突然摁住要下车的池昱,嚷嚷道。

 

    上次没做措施,她虽然事后吃了药,但还是后怕。

 

    “怕我毒死你?”

 

    余音不自在地东张西望,眼珠子转来转去,轻咳一声,道:“确实,呵呵……我对有些药物过敏。”

 

    池昱冷笑,任由她摁着自己,盯着余音,目光里尽是探究的意味。

 

    “啧……你去你去……”

 

    余音受不了,松开他,坐回位置上一副摆烂的姿态。

 

    刚回到家,池昱就直接把余音扛上了楼。

 

    干柴烈火,一缕空气就能熊熊燃烧。

 

    余音穿的很简单,除掉外套只剩一条连衣裙,只是袜子有些难脱,池昱半脱半撕,好好一条丝袜变成几片破布被丢在地上。

 

    “穿这么复杂。”

 

    池昱舔着她的唇,声音喑哑轻佻,没一会儿余音气息全乱了,她被压在床上,只能死死拽着他的衣服,眸子湿湿的。

 

    她连开口都变成了嗔怪:“嫌烦别上。”

 

    池昱笑,起身把皮带抽掉,又重新覆上来,咬她胸前的细肉,种下几朵红梅。

 

    “现在脾气这么大?”

 

    “啊……”余音抱住他的头,最后一丝理智吐出几个字:“家里没套啊……”

 

    池昱在心里冷笑,是不想生,还是不想跟他生?

 

    舌苔舔过细滑的胸口带着些许粗粝,她的身体止不住前倾,喘着气媚眼如丝,手摸到他的身上,卡在人鱼线的位置顿住了。

 

    池昱嗤笑,继续吻着她耳垂,手却直接拉着她的带到蓄势待发的硬物上。

 

    隔着底裤,余音都能感受到它的跳动和尺寸。

 

    余音彻底愣住了,索性把眼睛闭起来,池昱却不放过她,抓着她的手律动起来,趴在她颈窝,呼吸的气都是热的,洒在她耳畔滚烫,他咬了咬她的耳垂,“喜欢么?”话里的笑有些恶作剧得逞的得意。

 

    “要不要进去?嗯?”

 

    “……”

 

    等不到回应。池昱也不急,嘴含上一颗乳尖,贝齿轻轻咬住,舌头在上边打了个圈。

 

    “嗯……”纤长的白腿勾上他的腰,将池昱往下拉了些,手趁机收回来,搂上他的脖子,眼睛湿漉漉:“到底做不做?”

 

   若有若无地挑着火,下一秒硬物就往里挤,池昱甚至没有给她反应的机会,沉腰悉数没入,余音又疼又生出数不尽的快感,额间泛起一层细密的汗珠。

 

    “啊嗯……”

 

    余音抱着他的背,指甲嵌进他肩胛骨上的肌肤又因颤抖滑落留下几道红痕,她的叫声里带着难抑的痛。

 

   口被撑开到极致,媚肉死死绞着柱身,池昱却还在往里挤,手附上雪白的乳,乳尖被夹在指缝里揉捏。

 

    分不清是什么在作祟,池昱只想切切实实地确认一件事。

 

    她是他的。

 

    她只是他的。

 

    从头到尾,完完整整,只属于他。

 

    甬道里分泌出湿滑的液体,池昱扶着她的腰抽插的动作愈发快,黑不见底的眸垂着敛住了一半翻滚的情欲,俯视身下的人,水声渐大,粘腻。

 

    精致漂亮的天鹅颈微微曲起,微眯着的眼里藏有千娇百媚,腰间有手指掐出的指印,白得发光的躯壳透着粉,布满了他留下的深浅不一的痕迹,除了他,没有人知道,她这一刻美到极致。

 

    “嗯…池昱…”

 

    床都跟着晃,余音目光所至的天花板也在晃,声音更是支离破碎。

 

    几近窒息的快感让她完完全全陷进去。

 

    小死了一回的余音有些想耍赖,还未来得及跑,脚就被抬高,池昱入的更深了,每一下又狠又急,滚烫的吻将她所有的声音都拆吞入腹,没一会儿,一股滚烫浇在xq上。

 

    内壁痉挛不止,媚肉无规律地收缩绞着柱身,池昱抽插地频率不减,突然猛地松开她抽出去,很大一片,浓稠又色情。

 

    她的花x还在一张一合着往外溢出些液体,手无力地掉回床上,转身瞬间却被捞起来抱坐在怀里,xq重新插入,吻落在她锁骨上,池昱闷声道:“这才哪到哪?”

 

    “嗯……我好累……”

 

    “我看你是要把我憋坏。”

 

    手被池昱抓住反扣抵在床头,另一只手扶着她的腰开始挺动起来吻变成咬,余音有些吃痛,蹙着眉承受,她知道自己不管怎么样,池昱都不可能停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